东州郊区,青山湖别墅。

  是夜!

  大徐总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翻阅当天的报纸,手边还有一杯养生茶,这也是他一天下来最悠闲的时候。

  徐正博穿着一件套头衫,半个脑袋盖着,嘴里一直在See you again,就是高音不太see的上去,有些卡喉咙。

  大徐总摘下自己的眼镜,揉了揉干涩的眼睑,合上手中的报纸,抬头看了一眼墙上主要起装饰作用的挂钟。

  “都这么晚了,你还出去干什么?又去酒吧鬼混?”

  “爸,徐大老板,你能不能不要老眼光看人。我现在怎么也是成功人士,怎么可能还和那些小屁孩一起鬼混呢?要鬼混也是跟着老大混啊!”

  要不是对面的是他老爹,徐正博真想给他一个指头,鄙视鄙视。

  “哼,跟谁鬼混都是鬼混,你什么时候又跑出来一个老大了,是不是和社会上的人搞一起了。我警告你……”

  徐宏远眼睛一瞪,面上严肃。

  他平时工作上太忙,女儿、儿子都是老婆在管,结果他老婆心太软太慈。

  女儿倒是培养成了别人家的孩子,让周围的朋友都很羡慕,儿子成了自己的孩子,天天羡慕别人家。

  这倒也是十分的名副其实,女儿迟早是别人家的,儿子一辈子都会窝在自己家里。

  徐正博没让徐宏远的话继续下去,反问道:“我老大是谁你不认识吗?你对他这么不满啊!”

  “你老大是谁,我怎么知道。”徐宏远气的胡子都长出来一截,然后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人,迟疑道:“楚老弟?”

  “可不是就是他了,除了老大还有谁能做我老大。”徐正博那得意的腰杆子,比大徐总还硬。

  “这么晚了,他把你叫出去做什么?”

  徐正博跟着楚乾坤“鬼混”还是徐宏远怂恿和支持的,虽然已经很晚了,但是男孩子嘛,关系不大。

  知道叫徐正博出去的是楚乾坤,他的态度立马不一样。

  “我们现在分分钟都是十几万的事情,这么晚当然是赚钱的正事了。”徐正博得意的嘴角翘起。

  “说人话!”

  徐正博得意过头了,被徐宏远重新瞪了上,在他面前谈赚钱。

  班门弄斧!

  “噢。”徐正博屁股一凉:“老大明天要去米国,今天找我们交代一些事情。”

  “去米国,有没有说米国什么事情?”

  徐宏远平时忙于宏远建设的事情,和楚乾坤没有什么闲聊的机会,对他的近况,知道的不是特别多。

  “还能干嘛,当然是去赚米刀了。”徐正博鞋子早已穿好,却还要耐着性子,回答徐宏远的盘问。

  其实,心早就已经飞走了。

  “他在米国也有业务了?”徐宏远突然觉得自己的消息,实在是有些落后。

  “当然了,你以为都和你一样,永远待在国内数华夏币。”徐正博白了自己老爹一眼,然后吞咽了一下,心一横:“所以,你只能当我老爹,而人家能做我老大。”

  “滚!”

  “好呢!”

  看着房门关闭,徐宏远气的半死,老子在国内数华夏币怎么了,还不是帮你这个小兔崽子数的。

  死没良心的,真是有了老大忘了爹,他堂堂亿万富翁,竟然被自己儿子鄙视。

  “怎么,小博又气你了?”徐梓依的母亲从旋转楼梯走了下来。

  “哼,小鱼崽子欠揍,以前就是打的太少了。”

  徐宏远这话也是很有说法的,以前揍的少,现在却是揍不动。

  徐梓依母亲走到徐宏远的身后,伸手在他的肩膀轻微的按摩着,这都是日常的流程,可以让大徐总彻底的轻松一些。

  为了能地道一些,专业一些,这手法她还是花费巨资从专业人士那里学来的。

  “你舍得打吗?反正这么好的儿子,我舍不得。”徐梓依母亲手上的动作很合适。

  原本闭着眼睛享受的徐宏远,慢慢的睁开了眼睛:“儿子不在,也没有外人,就我一个糟老头,你夸给谁听?”

  自己儿子几斤几两,他还能不知道吗?

  什么时候值得自己老婆,这么真诚的夸赞了?

  “你呀,也不要总是盯着你的生意,也要多关注一下他们姐弟俩,两人的年纪可都不小了。”

  徐梓依母亲的手,已经从徐宏远的肩膀上移到了他的太阳穴,手指温润又带着些许的凉意,瞬间就降了徐大老板不少的火气。

  “我不盯着我的生意,你们吃什么?重一点,对对,这里就是这里,用力,呼……”徐宏远舒服的长出一口气。

  “吃什么?你以为还是以前啊!全家都要靠你赚钱。”徐梓依母亲一拍徐宏远的肩膀,走到他对面坐下:“我为什么要你多关注一下他们两个,就是因为你现在对你自己的女儿、儿子太不了解了。”

  “嗯!”徐宏远松开放在自己脸上的双手,睁开双眼,坐直了身体,盯着徐梓依母亲没有说话。

  徐梓依母亲给他的水杯里加了一点水,才继续道:“你知道你儿子为什么现在说话这么牛?”

  “哼,还不是跟在楚老弟后面赚了一点小钱,尾巴翘的厉害了呗。”

  徐宏远的心情还是有些复杂的,既对儿子能赚到一点小钱感到欣慰,又是不满。

  一点小钱,也敢在他面前嘚瑟,要不是怕打击她他的积极性,他老早叫他知道什么才是赚大钱了。

  “你看,我说你不了解吧!你儿子赚的可不是小钱。嗯,前前后后一起就算他一年吧。”徐梓依母亲 特意把时间说的长一些:“你儿子已经是赚了五千万了。”

  “多少?五千万?”徐宏远原本已经重新靠下去的身体,再次的绷直,差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。

  五千万,多不多?

  对普通人来说很多很多,但是对他来说,也就还行,能入眼。

  他一般都是以亿为单位,千万对他来说属于零头。

  但是,他是站在一大片事业基础上,拼搏奋斗了几十年,才有这个成绩。

  徐正博是什么基础,他还能不知道,当初只是从他母亲那里讨要了一些启动资金,加上把跑车抵给徐梓依借到了一些钱。

  加在一起顶多也就是几百万,就算他有五百万好了,一年时间翻十倍!

  这是什么概念?

  他的宏远建设要是有这个能力,不需要这么厉害,只要有一半的本事,他立马就是华夏首富。

  说实话,徐宏远是不太相信的,一双眼睛盯着老婆,等着她继续说。

  “你别不相信,我前几天看过他的银行账户,这是实实在在的数字,我当时也被吓了一大跳。”徐梓依母亲摸着手上的翡翠玉镯:“这玉镯就是儿子用自己的钱给我买的!”

  “以前过年,都是我给他红包,今年他反而包了一个大的给我。我儿子出息了哦!”

  徐梓依母亲一脸的幸福和骄傲。

  都说慈母多败儿,以前她也是很羡慕别人家的儿子,现在不一样了。

  她要用自己儿子的例子,来强烈反对这个观念,她要告诉身边的人,慈母也可以有好儿子,也可以培养出有本事的儿子。

  做父母的的就是这样,小孩有一点成绩,他们都愿意放大无数倍的去鼓励,去高兴。

  大徐总虽然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,但是心里的小激动还是和徐母差不多的,只是城府让他不表露出来而已。

  “哼,他倒是挺有良心的,知道你平时对他好,还知道反哺了。”

  徐母抬眼看着自己的老公,突然掩嘴咯咯一笑:“你这是吃儿子的酸醋啊!哈哈,儿子明明给你买了手表的的。你自己不当一回事,包装都没拆,还放在书桌上。”

  “嗯。书桌上那个包装好的盒子里,是他给我买的手表?”徐宏远眼睛亮了一下。

  “对啊!”徐母继续笑道:“我要是不说,是不是还要放到明年过年?”

  “送礼物就当面送,偷偷摸摸见不得人啊!”徐宏远心里开心,嘴上依然不饶:“梓依的过年礼物,他买了吗?”

  “放心,你儿子早就不是原来的样子了。现在对他这个姐姐,可好了。”徐母开心依旧。

  心里对楚乾坤也是十分的感激,自从徐正博跟着楚乾坤混了之后,各方面的进步,都十分的显眼。

  不光是会赚钱,为人处世也是有了明显的改善。

  年后请学校老师吃饭,结果老师对徐正博的表现也是一直夸赞,说他在学校的学习态度,比前几个学期,进步了很多很多。

  说的徐母老开心了,带着几个老师大采购了一番。

  “怎么,两人不争哥哥和姐姐了?”徐宏远很欣慰:“这才是姐弟和睦的样子。”

  “你儿子现在这个样子,我看都是你那个楚老弟的功劳。你什么请他到家里来做做,我做顿饭,好好的感谢感谢他。”

  徐宏远一家和楚乾坤的关系很神奇,徐宏远和楚乾坤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,徐正博喊楚乾坤老大,跟着他混。

  而徐母却是到现在都没有见过楚乾坤,根本不认识他。

  而最神奇的,是徐梓依和楚乾坤的同学以及那啥关系,徐家的其他人竟然一无所知。

  同理,徐梓依也不知道他家里和楚乾坤的关系,这也和她平时几乎不说家里,不说徐宏远有关系。

  徐梓依不说,楚乾坤是巴不得不提,不吭声,当然也就不会漏了。

  于是神奇的一幕,就在徐家这么挂着。

  “这个可以。”徐宏远点点头,这个是应该的:“不过,刚才小博说楚老弟明天要去米国,等他回来再说吧。”

  对于楚乾坤,徐宏远的心情更加的复杂,以前就没把他当晚辈看,现在就更加不可能。

  虽然没有刻意的打听过,但是在和李治军闲聊的时候,多少知道一点楚乾坤现在的情况,知道他在经济上,很可能已经超越了他。

  短短这么一两年的时间,一个和他儿女一般大小的年轻人,凭借着自己的眼光和决断,以及各种运气和努力,竟然已经轻易的超越他。

  让他对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拼搏,对这么多年吃过的苦楚,情何以堪?

欢迎大家访问:火山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uoshanxiaoshuo.com/6_20819/104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