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

  “原谅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。”任侠说着话,直接扣动扳机,“碰”的一声枪响,子弹穿过夏谢夫的额头。

  夏谢夫卒不及防,仰面倒在地上,鲜血和**从后脑缓缓流出。

  “这是什么声音?”科库娃急忙质问:“夏谢夫呢?”

  “已经死了。”任侠回答:“你刚才听到的,是我打死他的枪声!”

  “任侠你怎么可以这样,我已经求你放过他了!”

  “我听到你求我了。”任侠理所当然的说了一句:“但我没有答应。”

  “我们毕竟是合作伙伴,我只是向你提出这么一个请求,你为什么不答应?”

  “既然我们是合作伙伴,你的手下暗中出卖我,你竟然想让我饶了他!”任侠一字一顿的问了一句:“你不觉得这个要求很过分吗!”

  科库娃一时无语。

  “夏谢夫是你的利益代理人,正因为如此,我已经很容忍了,其实我早就想干掉这个二毛子。”任侠冷冷丢过去一句:“但这一次我不会再忍。”

  任侠不管科库娃再说什么,直接挂断电话。

  同一时间里,沈玉衡已经赶到薛信国藏身的地方。

  薛信国不安的走来走去,等小刀六回来,商议下一步怎么办。

  跟薛信国在一起的只有两个手下,不是小刀六的杀手,而是薛信国自己的人。

  沈玉衡直接冲进去,两把飞刀激射而出,几乎是同时射中薛信国两个手下的咽喉。

  这两个手下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,仰面倒在地上,瞬间死透了。

  薛信国大吃一惊:“谁?”

  沈玉衡扬手又是一把飞刀,正中薛信国右腿的脚踝,薛信国参加一声坐到地上。

  薛信国再怎么笨,这会儿也该明白,自己已经暴露了位置,沈玉衡是任侠派来的。

  更何况薛信国并不笨。

  薛信国掏出手枪,举起来就要对沈玉衡开火。

  沈玉衡射出第四把飞刀,直接刺穿薛信国持枪的手腕。

  薛信国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剧痛,下意识撒手扔掉枪,捂着手腕惨嚎了一声。

  薛信国意识到,自己根本不是沈玉衡的对手,挣扎着爬起来,想要从另一个门逃走。

  沈玉衡扬手打出第五把飞刀,刺在了薛信国左腿膝盖处,薛信国直接扑倒在地。

  沈玉衡在攻击薛信国的同时,一直注意观察周围情况,以防还有其他敌人。

  不过,薛信国只有这么两个手下,已经躺在地上凉了。

  沈玉衡确定薛信国无法逃走,到处检查了一下,确定再也没有其他敌人,回到薛信国身前:“小刀六呢?”

  薛信国痛苦的质问:“你是谁?”

  “老实回答。”沈玉衡掏出一把飞刀,在薛信国面前晃了晃:“否则你会吃很多苦头。”

  “他……他不在……”薛信国怂了:“他去任侠手下的店里了!”

  “就你自己在这?”

  “对。”薛信国点了点头:“小刀六一会儿就回来,你最好放了我,我保你不死!”

  “我还就怕小刀六不回来。”沈玉衡用飞刀轻轻刮了一下薛信国的脸:“我还真挺想跟他PK一下。”

  薛信国惊惧的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  沈玉衡没有回答,而是拿出手机,给任侠打去电话:“小刀六应该在荷兰辫店外。”

  任侠明白了:“也就是说,今天晚上袭击荷兰辫那边,是小刀六亲自负责指挥。”

  “他等一下会回来。”沈玉衡提出:“我不如在这里等他。”

  “不用。”任侠做出决定:“你直接把薛信国带回来就行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沈玉衡不明白:“你不是很想抓住小刀六吗?”

  任侠没有回答:“这是命令!”

  “好吧。”沈玉衡放下电话,冲着薛信国冷冷一笑:“你得跟我走一趟了。”

  沈玉衡说着,一把抓住薛信国的衣领,硬是把薛信国从地上拎起来。

  “你最好自己走。”沈玉衡不耐烦的道:“我可不想费事儿,你要是让我费事儿,我就让你费血!”

  薛信国想要自己走,但两条腿全都受了伤,连站立都非常困难,只能勉强向前挪步。

  虽然沈玉衡是个女孩子,力气却非常大,架着薛信国离开,硬是带回卡罗莱娜酒吧。

  沈玉衡一看到任侠就问:“为什么不让我等小刀六回来?你是不是认为我不是小刀六的对手?”

  “这不是你们两个谁更强的问题。”任侠缓缓摇了摇头:“小刀六是个聪明人,事先应该跟薛信国约定了一些暗号,确保彼此安全。也就是说,小刀六回去的时候,很可能发现薛信国已经出事,接下来可能暗中出手把你反杀。本来你是伏击别人,结果变成被伏击的猎物,我不想冒这个险,反正已经抓到薛信国,小刀六落网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  “哦。”沈玉衡听到这话还有些感动:“原来你是为了我好。”

  “我不希望手下任何一个人,去冒不必要的风险。”任侠说到这里,才看向薛信国,问了一句:“我说的对吧,你跟小刀六应该约定了不少暗号。”

  这也是任侠对薛信国说的第一句话。

  沈玉衡自从把薛信国带进来,任侠就没有理会,甚至都没正眼看。

  薛信国看着任侠,此时五味陈杂:“终于见面了……”

  “我们见面还真不容易。”任侠讥讽的一笑:“你我互相之间了解彼此已经很久,长时间以来各种明争暗斗,却始终没能在一起好好聊聊。”

  “聊什么?”薛信国暂时忘记身上的疼痛,内心全都是对任侠的愤怒:“你杀了我的哥哥!”

  “我承认。”任侠点了点头:“我从来没想否认,本来我跟你哥哥也没有仇怨,但我跟薛氏宗族的争斗发展到当时的地步,就只能杀了你哥哥震慑你们整个宗族!”

  薛信国恶狠狠的说了一句:“你会付出代价的!”

  “我不会。”任侠缓缓摇了摇头:“正相反,付出的代价的是你,还有薛氏宗族。”

  “你敢杀我?”薛信国冷冷的质问:“你不怕小刀六找上你?”

  “小刀六只是一个杀手。”任侠缓缓摇了摇头:“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你们的宗族。”

  薛信国听到这话没出声。

欢迎大家访问:火山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uoshanxiaoshuo.com/6_21072/1449/